十萬個不為什麼

關於部落格
謝謝大家長期的支持
本部落格於2013.05.15
移駕至臉書空間「nagee」繼續經營
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
歡迎舊雨新知一起來吵吵鬧鬧
  • 618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營最後的三天

06.12.01(五)
退伍日期2006年12月7號,6號1800退伍令生效即可領走,扣掉本週留守完的積假和榮譽假,預計週一和收價的智凱一起腰八衝退閃人。

可是不知道是因為我算錯還是假參算錯,積假比計畫中的多一天,總之算是意外的好消息,爽了一下,週日提前閃人,風水輪流轉,這下可真是把智凱碾過去了。

今天起,各哨點又交接給本連了。連上長官和弟兄可是忙得焦頭爛額,光是排哨站哨就玩不完了,但是又如何,這些都即將不干我和同梯的弟兄的事了,再怎麼忙也不過幾天,心如止水的完成最後的幾次任務。連上還有什麼變革,都無所謂了,聽到誰誰破百,只覺得,哼無聊,老夫已經破百小時了。心早不在營區,但也不是飛到外面,而已經合宇宙融唯一體。請記住,現在的我是不動明王。看不見,也聽不到,無敵。

最後一次洽公眷村巡察回來,看看哨本,站完槍前哨,換站東側門衛哨,晚上20-22。上哨的路上,我還是跟以前一樣,抬頭望著天空,雖然月亮還沒圓,她還是跟第一次在部隊看到的一樣清晰明亮。我算過,已經不會在軍中在看到月圓了,我想著。

東側門是營區的其中一個角落,偏僻的爽哨,隱沒在工兵機械廠裡,負責監視那扇封鎖多年的大鐵門。星星隱隱的閃耀著。圍牆外面是7-11,招牌明亮的跟我說哈囉,我記得剛到部沒多久的時候就看著他,那時候在跟部隊做體能跑三千,當時心想,能看見7-11真好,感覺離外面的世界不是很遠。今天,隔著纏上蛇腹形鐵絲網的圍牆外面,同樣的7-11就在外面,小小的丁字路口,旁邊站著幾支昏暗的黃色路燈,一對閃黃燈和一對閃紅燈,頻率十分緩慢的交錯閃爍著,偶而有車燈搭著引擎聲閃過,對街都是不超過三層樓的民房。民房、百姓、人民……腦筋閃過這些詞,怎麼我會用這些詞,我不也是人民嗎,喔不,我是軍人,我常常忘記這個事實。百姓……百姓,我想著,哼,你們別邱,在沒幾天我也是死老百姓,我想著。

民房一樓都在做生意賣吃的和軍品店,二三樓不是電視的光,就是關著燈,但窗口仍看的到神桌上面的紅色電燈照出紅光(我不知道那個到著的愛心燈具應該算仙桃還是蠟燭),每次看著鄉下地方的夜晚,民宅的二三樓透出神桌紅光,一方面覺得有點嚇人,另一方面卻覺得這是台灣民間特有的味道,令我覺得可愛極了。神桌的燈很矛盾,是既溫馨,又嚇人。

哨點掛滿了各式守則,其中東側門特別守則的最後一條是「禁止對外叫送外食、飲料」。看著東側門被撬開一個洞的鐵皮,不禁莞爾一笑,似乎前人歷史清晰的在眼前重現。

看著夜晚的工兵機械廠,停滿的輪車和機具,想著昔日,白天的時候對著他們做晨間保養,拿著抹布東摸一下西摸一下,心理想著,我又不是神仙,摸一整天也不會把這些故障的東西摸好。當初很訝異原來軍中這麼多東西都是壞的,今天,無所謂了,就這樣傳承下去吧,讓新來的弟兄繼續假裝他們還是可以發動的,每週為他們擦拭已經死亡已久的軀體。

晚上有點冷,但還可以不用穿外套,好極,如我期望的,退伍前不要遇到寒流,想涼爽的度過晚年。

這是我第一次站東側門,卻感覺已經站了很多次了。
站著,站著,看著星星,滿天的,腦筋播放著,哼著唱著韓路易的歌。一切就跟當初戰彈庫夜哨是一樣。感謝這些日子陪我一起站哨的女歌手和樂團們。草莓救星、黃小楨、雀斑、瓢蟲、Tizzy Bac、The Shine & Shine & Shine & Shine、BB彈、薄荷葉、韓路易、…………
再次感謝這些天籟陪著我,「但你也 知道我,從最初…到最後…」。

06.12.02(六)
五零機槍對空哨

週六早上領槍,經過空蕩蕩的司令台和廣場,當時中秋節和大家一起表演的景象又回來了,人群和音響,熱鬧的喝采聲。
我們靜靜的推著載滿槍枝的推車,繼續走過空蕩蕩又安靜的清晨的司令台…………


早上跑完戰備任務,下午接12-18的對空哨。這也是個新的哨點,沒接過。聽說是在高台上面架著一支50機槍,酷!沒想到退伍前還可以玩點新鮮的。關於50機槍,新訓的時候就搬過,搬一堆出來擦拭保養,那時候就對他樸實無華卻紮實可靠的外型映象深刻,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把玩,只能搬運,只能搬運。很久了,忘記了他的重量。今天架槍的時候又回味一次,我十分確定他不是保利龍做的。

50機槍附圖
請小古巴古汀為我們示範一下

大家把50機搬運到某大樓的頂樓架設在沙包堆成的圓形掩體裡,沙包牆上放著通聯用的軍線,一旁是敵軍服裝和敵機的辨識圖,副哨配附一附好像很強的軍用雙筒望遠鏡,然後合上半徑可以把整支50機連腳架都涵蓋的半圓形偽裝網,整個對空哨看起來可說是非常專業。憑這股氣勢,加上我在Call of duty資料片聯合行動中英勇傑出的表現,相信只要是螺旋槳的敵機都會被我輕鬆擊墜。

附圖





某大樓頂樓的偽裝網裡,育賢和50機槍陪我過著最後的一段日子。

偽裝網長這樣


碩大雄偉的50機槍,槍口直挺挺的,靜靜的指著湛藍的天空,天空藍的要命,沒有雲。一股濃厚的味道,自由、和平而寧靜的味道,濃的像此時的天空的藍一樣。槍口和天空之間隔著偽裝網,…遠遠望去,四周都是遠山,和更遠的山,什麼聲音也沒有,靜的很,有時微風吹來,偽裝網隨風沙沙的輕飄著,底下的影子灑下來,稀稀疏疏的印在槍身、沙包上、我們的迷彩衣和鋼盔上、臉上,也全都沙沙的搖曳著,斑駁著我們。我靜靜的看著天空。有時候哼一下歌。

不知哪裡在施工,遠方傳來工地的聲音,挖土機挖到石頭的扣嘍扣嘍聲,還有履帶移動在石頭地上的唧唧摳摳的摩擦聲,因為很遙遠,所以不吵,像一種回音,一樣節奏,像lungh、像輕飄飄的電音。好舒服、好安詳。

昔日戰爭用的對空哨,今天是待退弟兄整理退伍心情的休息區。
我們不知道睡著了幾次,這也就是為什麼有的哨點要有正負哨,一個負責把風。

用來戰爭的機器,靜靜的指著象徵和平自由的天空。有點衝突但是畫面又很美,「真希望永遠沒有戰爭」我看著這個景,想著,真希望這些殺人的工具永遠都跟我一樣懶洋洋的躺著看著藍天。

看到的一切,顏色飽和的像是LOMO或是單眼相機拍出來似的,要是能來個魚眼鏡頭該有多好。都沒有,也沒關係,我有一顆平靜的心,跟著我的身體懶懶得躺在椅子上(之前的槍哨偷帶來的鐵折凳),等待時間的過去,等待退伍。


週六那天晚上,是我最後一次在部隊過夜。那天做的夢是,白天,大家穿著整齊服裝,脫帽、排成一路給幹部檢查頭髮,檢查的是在基地時已經調走的方臉副連長。前面很多人被打槍,輪到我們幾個77梯的,當然也不合格,但是我們太老了,根本就都要走了,每個都開始留鬢角,每個都耍賴,嘻皮笑臉的裝傻。副連長也回一個「你們真實淘氣又調皮,真拿你們沒辦法」的笑臉讓我們蒙混過去。

相信未來的日子,會像剛上大學一樣常常夢到高中的生活,也會像剛入伍般常常夢到大學的日子。以後應該也會常常夢到當兵的一切。真不敢相信,這種心情算是懷念吧,我不確定。

06.12.03(日)


週日,早上領槍,06-12的對空哨,繼續看看天,玩玩望遠鏡和50機,並且和育賢輪流把風打瞌睡。今天在防毒面具待裡面放了書打發時間,吉祥推薦我看的「布羅卡拿裡去了」,這是我在軍中看的最後一本,看來是沒機會看完了。

最後的時光,果然過的很慢,一切動作都已經是反射性的,有點無意識的,感覺上好像都是慢動作。

很奇妙的感覺,長久以來,我一直在等這一刻,一直在揣摩,到了即將退伍的時候,我的心情會是如何?會有多爽?今天我等到了,我在對空哨裡,一分一秒的經歷著、體驗著這種心情。老實說,雖然有時候會傻笑,但整體而言卻平靜的出乎預料。

一整天,受盡學弟們羨慕的眼神,和祝福的賀詞。
最後的幾個任務,完成連長要求的「明年的春節布置」,畫了一幅寬5米高一米的雙龍迎春圖,加上去年的兩幅高一層樓的門神,算是對連上俯仰無愧了。1800的假單拿到的時候最後才1600,其實可以走了,但還是再幫同梯的忙撤一下50機槍吧,太陽剛從另一邊下山,月亮卻已經在天空,依然明亮,快圓了。雲是塊狀而平均分散的,受到月光的照射每一塊都非常有立體感。沒有掩蔽物的天空寬廣的無邊無際,灰藍紫色的,撤下機槍的人影也是明度和彩度都很低的灰藍。撤下槍,收工了收工了。這整個景象對我而言實在太貼切,他正在靜靜的告訴我,落幕了,回家吧。

歷經了最後一次在部隊盥洗、過夜、最後一次用餐、最後一次站哨、最後一次美工……都經歷過了,然後,最後一次領假單。

一切如跑馬燈,一一閃過腦海,但是什麼是為什麼總是要說是跑馬燈…我不知道。時間真是奇妙,之前每天等等等等還是等,今天一回頭,終於可以說,真的是一眨眼啊。

從菜的時候就一直聽學長說,不要以為拿到假單就一定放假,出的了營區在說。(衰的話,遇到什麼突發任務狀況還會被召回咧。)沒錯,軍中充滿了未知的變數,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遇到什麼事,拿了假單的我因為被蠢事耽擱了一下,竟又被排副凹去外面買兩包香煙再放假。

買完煙回來,「要不易吃個飯在走?」弟兄問我,我在心中做了一下沙盤推演,也許吃個飯又被凹洗一下餐盤,然後乾脆洗個早在回去,洗完天色也暗了,連長為了弟兄的安全,乾脆明天08在走吧…這場推演做了大概不到一秒鐘。「不用了謝謝。」我回答。

一句話,此地不宜久留!再遲疑一下,根本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一路上,路燈和招牌迎面而來,好像我是個明星,飛翔在星光大道,閃光燈閃爍不停,星光熠熠,一身榮耀。他們好像在跟我說,恭喜。謝謝你們大家,我回答。我下意識反射性的騎著,路上的燈光都拉的很長,像是延遲曝光那樣,第一次騎50分鐘的路程,今天30分鐘到家,算是個記錄。

在營天數到此為零天,欠國家的天數已經還清。就這麼休假等週三,和那天生效的同梯弟兄一起去領退伍令。情況像是在大學,畢業展終於結束了,剩下的日子只剩等待領畢業證書那樣,只剩個儀式。

回到家,MSN暱稱改為「在營零天」。
朋友們紛紛敲我「蛤!?你要退伍了」「什麼!怎麼這麼快!」
有這麼一瞬間,我還真覺得,是啊,好快……不!不是的!一點都不快!我可是服了一年三個月的役期啊!這段時間裡每一天都過的很慢很慢,當過你就知道了,根本就很久。愛因斯坦啊,告訴他們什麼是相對論吧,在外面當老百姓這麼爽,時間當然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爽呴,吉祥問我。說也奇怪,還好。一定是已經期待太久了,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

當然還是很高興的。

不是那種爽的把天翻過來的心情,靜靜的也不想大笑。這是一種終極的寧靜,像是災難片或是恐怖片最後逃初生天的主角(而且很帥,這是重點),一種「啊,終於過去了…一切都結束了…」的的完全的放鬆的心情。


接下來幾天,想好好的休息,整理已經爆炸的房間和電腦,補完前面斷斷續續的大兵日誌,然後一一公開,然後完成計畫已久的第二次環島。最後,要正式面對大家一直以來都在追著我問的問題…………

退伍後要做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