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十萬個不為什麼
關於部落格
謝謝大家長期的支持
本部落格於2013.05.15
移駕至臉書空間「nagee」繼續經營
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
歡迎舊雨新知一起來吵吵鬧鬧
  • 62851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04新兵訓練-第四到第十六天

9月10號-22號休假前。 當一切都習慣之後,就變的沒有那麼新鮮值得記載了 作息:隔天我們就穿上標準的軍服了,包括S腰帶和製式水壺等等,還上了可以摸到步槍的課程,好像已經很老了一樣。第一次戴鋼盔的時候看看鄰兵,照照鏡子看看自己,覺得東方人戴起來怎麼這麼鳥。我們正式的開始規律的生活了,對於作息時間也漸漸能掌握,每天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下部隊之後會更要求更迅速確實。每天0530起床(這是標準說法,時間就是說四個數字,請用軍隊的發音)盥洗15分鐘然後集合早點名,然後打飯班的去準備連上早餐,其他人就簡單操一下體能,伏地挺身或是單槓之類,或是打掃負責的區塊,餐後就是換裝集合準備操課,器材班的同學很辛苦要提早集合把上課的教具和急救器材和備用飲水搬到操課場地,一般課程有關於槍枝的課程、手榴彈投擲訓練、基本教練、戰技訓練等等,跟學校的時間差不多上下午各4堂,沒有鐘聲告知上下課,但時原則上大約每50分鐘會休息10分鐘,中餐時間1200,打飯班依然是提前下課去打飯,大家回去先睡覺的時候我們繼續洗餐盤,然後有時間的話同學都會凹我們班長去營站(福利社),午睡到1340起床集合,下午操課的最後一小時通常是換裝上體能課,重頭戲在於跑三千公尺。1730打飯班又先去工作了,其他人繼續操課,1800吃飯,之後的時間就是集合處理雜事,其實都是不重要的瑣碎事,或是一些室內課,學新的軍歌,答數,背誦單兵作戰報告詞等等,還有加強複習之前學的,基本上都很無聊,有時候長官也沒事情給你做,大家只能坐在中山室,也不能講話,就更無聊了(當然還是會講啦,又不會死,只是會被訓斥一下就是),當兵就是這樣不斷的循環,操課的時候會累,但是無聊的時候又很不知道在幹什麼,乾脆去被操課算了,但是器材班的不會無聊,他們上課的時候要班所有教具和器材,每天晚上這個時候就是擦槍…每天都要擦,真可憐。然後2040-2130是排隊洗澡和打公共電話的時間,先做完的就可以自己在寢室做自己的事,可是有什麼可以做呢,寢室嚴禁放置食物也不准飲食,連床也不能坐,可以坐自己的板凳,大家就聊聊天吧,但是如果想要被罵儘管大聲一點沒關西。所謂命運是什麼,命運就是,我們洗玩澡可以在寢室先休息,隔壁連竟然還傳來操課踏步答數的聲音,唉,命運這種事情不是你多做功課就可以選擇的。2140準時把床下內務擺設整齊床上躺平熄燈就寢,棉被要攤開,修想偷懶隔天不用折,棉被一定要蓋肚子,班長會查舖,他們可不准我們感冒,真跟規定喝水一樣,一種出於被迫的溫柔與關心。到起床前要上廁所要去跟夜間執勤的班長報備登記時間。就寢時間都會排班站衛兵哨,打飯班的福利就是不用輪哨,真爽。那種被排到半夜的人就很可憐,時間被拆開還睡個屎。排到頭尾的就很幸運。然後0530班長喊出「部隊起床」配著起床號,又是一天的開始。其實日子過的跟適應期差不多,長官也沒有變的機八。我們的作息是這麼的規律,這點我們大學生絕對有深刻的感受,以前大學誰不熬夜,縱使網路郵件大家傳來傳去說熬夜多麼不好多麼自殘,但是真的能作到不熬夜的有幾人,11點之後絕對算熬夜了,但是以前我們那間就算想調整作息,1點就寢已經是很了不得了……總之,這邊作息調整的實在太健康太正常了,我們一天的活動,換來的是早睡也不會睡不著,然而早起也不會賴床。作息這種事情是環境使然的,要一個群體生活的大學生早睡早起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我們都把這段日子當成是在養肝營,投資健康,想到就覺得很賺。 飲食:我覺得很好啊,雖然有很多人覺得不習慣或很糟,其實也許是因為餐具看起來冷冰冰的,餐廳悶熱又多人的關西導致胃口不好吧,也難怪,餐廳真的很熱,我們往往操完課滿身汗就得去吃飯,齁齁,更熱,一邊吃一邊流汗,真的是看到就覺得更熱,我對面的瘦子胸膛都濕了,何況是胖子,現在是秋天,夏天豈不更濕,這時候整間餐廳都是汗酸的悶味,如果是女生要當兵的話,恐怕都會死掉吧。啊,其實我要說的事飲食不錯啦,三餐的搭配都很完整,營養都有照顧到,尤其是早餐,以前大學都是早午餐合併,哪有吃過什麼早餐。大致來說,早餐有稀飯和果汁牛奶或紅茶奶茶、菜有麵筋、醬瓜、肉鬆、豆芽菜或高麗菜白菜或其他青菜、蛋一顆等等去搭配,通常是4菜一湯。噢,當然少不了經典的漫頭,漫頭也有幾種口味幾天變換一次,說到漫頭,每天我發漫頭的時候實在不得不再度想起那首英勇戰士搖搖頭,「搖搖頭數漫頭˙搖完頭數數漫頭」現在聽來真是一句描寫軍中每天重複一樣的事情日複一日的最佳寫照。午餐晚餐大概是五菜一湯,還有炒麵,白飯有滷肉降可以拌,有時候會多加一桶甜湯像是昏泥或是綠豆湯或是仙草的,其實菜色挺豐盛的,變化很多也很均衡。我都吃的很多很飽。只是都是熱食,連甜湯也是熱的,雖然很多人想吃涼會覺得很幹,但至少證明那些都是現煮的。也不是說就沒有冷飲可以喝,偶而午餐會附上養樂多或是中華豆花或是布丁之類的爽口甜點,或者幫忙出個公差長官會讓你去投販賣機。其實我還滿喜歡喝水的,沒差。 操課:課程上都還好,操課的時候當然會累,不然幹麻當兵,但是其實是事後想想其實也沒有很操,而且軍隊講究安全第一,這也是資訊發達帶來的好處之一。他們十分講究飲水規定,和許多預防有人中暑的配套措施,想當然爾,之前就是有人中暑往生並且東窗事發了,因為防治中署的規定與設備是多到一種繁雜無聊的境界,還有層層檢查確定我們都有喝水的管制機制,像是每天早中晚都要填寫並給班長簽名的飲水紀錄卡等等名堂,我們知道這些新措施弄得班長連長都很頭大,沒辦法上面怎麼規定下面就怎麼做,但是人是懂得變通,這裡面我也看到很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實戰教學。其實現在當兵真的不算操了。操的課也不像以前多,還有氣溫規定,多少度之間掛黃旗,只能在陰涼處操課,多少度以上改掛紅旗且不得操課,真的都會照規定來的,不然出事是誰敢負責?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氣溫規定真的讓人過的太涼快,那些紅旗的氣溫下,在以前高中大學的時候大家還不是打籃球打了一整節課流的滿身臭汗的?且,有什麼病痛不舒服的隨時可以報告出列,絕對不會被嘲笑揶揄或是刁難。埃埃,如果很喜歡當兵涼快的人,真的要感謝那些體能或心智上比較脆弱的役男吧。當兵帶隱形眼鏡是給自己找麻煩,但是戴著眼鏡多少在操課上會有麻煩,想做雷射手術的人,當兵前一個月是最好的時機,年齡適當,做完也不會每天看電視電腦,操課也不會受傷或是留下後遺症,而且每天都在看遠,對於視力的恢復、保養與維持非常有幫助。 前面幾周每天幾乎都會學新的東西,什麼瞄準練習啦各種刺槍術啦單兵伍作戰訊練等等的,有一天的課程我印象深刻,那天因為新的梯次進來,操課場地一時不夠,我們被帶隊到一個沒去過的高處,的一個五百公尺障礙場去上其他的課程,那邊是個山頂的平台,可以微微看到下面的台中市,與世隔絕多天中於又看到了城市,我很喜歡從高處看風景,很舒服。那天天氣依然很好,天藍雲白的,忽然遠方傳來不知名的大學的鐘聲,我忽然一陣歲月催人老的惆悵,我記得我小時後在逢甲文華路上的舊家,我常常趴在爸爸床上望著窗外,因為窗外常常傳來逢甲大學的鐘聲,那時候我才3、4歲吧,我看不到窗外,也不知道那是什麼聲音,然後就這樣我聽著各種不同的鐘聲一路升學,一眨眼,才發現我的學生生涯已經結束了,我現在已經在當兵了。 其他樂子:從學生時代我就跟第三個小便斗結下不解之緣,在軍中也是,我喜歡上第三個小便斗,每天我都看著牆上貼的「今日笑話」,隨著日子過去,每天的今日笑話都是同一則。有一天我告別了我的3號小便斗去新的世界探險了,我移情別戀去了別的小便斗,看看其他的「今日笑話」就這樣我看完了我們小寢那一邊的廁所,也看了大寢的,利用連上缺水的時候和中秋烤肉的時候,也去看看別連的今日笑話,當然那種小笑話有的很不好笑,有的也聽過很多遍了,可是就這樣,我把上廁所的時候也當成是一種休閒,算是善待自己。話說這些今日笑話還真昨日,有一篇是講關於總統的,總統還是李登輝!其他說到福利和休息。軍中所謂的福利,是指當你跟長官關西不錯或是你幫忙出公差時,長官私下會給你些方便,當像是投冰飲跟你聊聊天,帶你去菜鳥不能去的福利社,甚至讓你偷抽幾口煙等等,由於我不嘴饞也沒有煙癮,過的挺輕鬆,想到以前許多朋友不抽煙就不舒服的,他們當菜鳥的時候一定很難忍吧,所以在軍中一切小福利都令人很驚艷,我想,或許這樣可以使一個人懂得珍惜。還有,當兵前我根本就忘了當兵還有薪水這件事,雖然一個月只有5千多,但是對我而言,這根本是天上掉下來的福利。我們連晚上沒操課,就做些無聊的爛事,看看準則,唱唱軍歌,聽長官哈拉,或是拿各班洗衣籃或填填表格等雜事。有一次莒光日晚上卓皓班長說鬼故事,都是關於成功嶺的,說了一堆,他很會說,說的很生動很精采也很嚇人,尤其是時機也挑的很好,沒有在我們一入伍的時候說,而是很賤的在我們生活了若干天熟悉了環境之後,故事的情節都會令我們與那些場景做連結幻想,那些廁所的天花板,某某操課場外的草叢,哪間寢室的走廊等等的靈異事件,無不令我們歷歷在目,當然他強調這些都是真的,但也沒什麼好怕的,說著說著常常跳電的中山室又跳電了,當然是更增添懸疑的氣氛,這是班長趕緊悄悄讓他手機的「鬼來電」鈴聲想起,齁齁齁真有人信以為真嚇到驚呼。不知道這是人愛冒險的野性還是好奇心使然,明明又怕但是又愛聽。聽鬼故事是蠻好玩的啦,會看到許多有趣的現象,當天晚上就寢前就看到有同學把他內務櫃抽屜裡的護身符拿出來戴。之後半夜起來上廁所的名冊上的人數也明顯銳減了。不過就如一位長官說的,「軍中一切都是假的」,後來從別的班長口中知到那些鬼故事都是在唬爛,不禁讓我想起我去大陸的時候也遇到一個功力高強的唬爛王,這些人怎麼辦到的,可以睜眼說瞎話地面不改色到這種境界,雖然這是沒有惡意的欺騙,但還是氣死我了哼。每週四是所謂的莒光日,那天原則上是整天坐在像教室一樣的中山室裡面上室內課,我們坐在那邊看電視,當然不會是令人大呼過癮的節目,是有關認識國軍目的,認清國防現況等等節目,還有一些配合軍隊近期宣導重點的單元短劇,和一些簡短的小小娛樂節目,還有像學校校刊一樣的軍人的文摘月刊,這些,不會讓人覺得精采,但是反正也沒事做,大家還是看看吧,畢竟看完有心得本要寫,輕鬆解決啦,只是話說大學生現在都用打字的,第一次莒光日我拿筆寫起心得的時候覺得寫文章這檔事好陌生。雖說軍隊的生活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但還是有其他的調劑的,某日,全連就在餐廳投影看院線片,不知道是誰提供的設備,片子新(當然不合法),音響也是並磅叫,可惜那天因為時間不夠機戰未來沒有看完。還有中秋節那天我們有烤肉晚會,還有卡拉OK可以唱,有流行歌曲喔,雖然是MIDI版的但是大家還是玩的很開心,當然可以欣賞又大又圓的月亮啦。每天每天,我們洗完晚餐的餐具,就望著星星和月亮回營區,我們看著月亮一天一天慢慢變得圓滿,好像農村的小孩。那天中秋節,連上的弟兄一起聊天,大家都是台中屯區的人,並以西屯居多,討論台中哪裡好玩的事情,還有東海哪邊有好看的夜景等等地方民情,聊起來特別親切,這是以前在台北讀大學所沒有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讀到大學看的同學夠多了,一直發生看到誰簡直就是以前的那個誰誰誰的事情,我連上就看到至少5個,以前大學高中也有過這樣的感覺,好像有幾個人一直喬裝變換造型跟著我的人生似的,到底是什麼居心!?。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也誤認我是他以前的誰,人的臉孔長的這麼沒變化嗎? 懇親會:那幾天大家都在期待著倒數懇親會,擔心那天會找不到人什麼的,其實一切都會安排好,那天自然就會有負責的人引導一切。0600到1500的懇親會,我們連上的弟兄家人都很迫不及待去看子女,我家人倒是隨性,全連122人在9點半前都幾乎被親友領出去在營區散步了,我還在中山室打瞌睡,副連長還來關心我們那些孤兒「你們之前沒有打電話跟家長聯絡啊,你們家長不來了嗎?」當我離開時只剩不到10個人還在等。首先來的是我媽和我姐,哈哈其實我本來是叫他們不用來了,我覺得沒什麼好聚的,不就跟上大學一樣幾週或幾月件一次面嘛,但是好顯他們有來,不然我那天沒事做真的會無聊到發瘋。後來來的是A竹、吉祥還有承峰,很高興朋友也來看我了,真感動,畢竟我是高中同學裡面第一個做大頭兵的,他們大概也覺得很鮮吧。歐,聽說吉祥跟我爸聯絡的時候我爸還騙他說我被綁架了,吉祥被騙之後上MSN也去騙竹A竹,A竹還很緊張的打給吉祥問個詳細,真是令我受寵若驚。後來爸爸帶著我弟還有那隻畜生熊也來了。該死,之前就跟他說軍營規定不能帶畜生進來的,真是愛帶,不過好顯沒發生什麼事。不過,還真的有人帶肯德基來給小孩,這是受廣告的影響嗎?小子,演一段吧。我發現一件事,我了解了那些退伍軍人的心態了。他們不是都很愛說當兵的事情嗎,很愛提到,然後聽的人都不太愛聽,我那天真是深刻體驗。不是說親友不想聽,當然他們會好奇會問說軍中生活怎們樣有什麼有趣的事情,雖然可以說的細節好多好多,但是其實只影經歷過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奧妙,不知道的人只能聽些概況,比較微妙的部分聽了的確好像挺沒趣的。所以也難怪男人在一起的時候常常會討論軍旅生涯了,畢竟這些是用汗水換來的回憶啊。(更別說那些參加過戰爭的退役軍官了) 洗澡和其他衛生方面:同學之前都會提醒我「洗澡的時候不要撿肥皂啊!!」是的,遠程船員不是常常會有同性戀嗎,同理,都沒有異姓的軍隊中是不是也會有男人想亂來呢,聽說有但我不知道,但是不用擔心,一來我們還在新訓,大家都很乖,下部隊在看看吧。二來,以前浴室是大澡堂,大家一起洗的,現在我們營區是隔間式的蓮蓬頭,理論上是一人一間,但是如果遇到時間不夠的情況長官就會要求2人一間了,目前我跟同連的陌生人一起洗過3次,每次都會想到不能撿肥皂的事。話說有個比我矮個頭的人,他簡直就是黑人貨色、大象的鼻子,讓我想到稻中裡的竹田,澡堂的雙面人老闆還提醒竹田不要塞住他的排水孔,我也很想跟那位仁兄講一下。由於常常要動,又不能隨時坐清潔工作,有些特定體質的人開始長些怪痘,多寡因人而異。然後會長汗斑濕疹的人也開始狂長,這時候還是胖子吃虧。縱是我也是個臭男人,但是我還是要說,軍人的味道真的不是很好聞。 幻想:有時候遇到一些情境總不禁的幻想起一些電影情節。像是在做槍枝分解結合的時候,就會想起阿甘做的很快打破紀錄還被黑人長官大聲稱讚。跑三千的時候也會想起阿甘不停的在跑,跑到一堆人都在跟他跑,從天亮跑到黃昏,跑到星星堆滿天,這樣我一邊跑就會一邊覺得跑步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會讓人想到阿甘的機會很多,那真是一部好電影,在軍中也為我打氣。行軍的時候我們全副武裝走在林裡,遠方傳來陣陣打靶的槍聲,絡繹不絕,實在很像搶救雷恩大兵或是獵風行動的情節,我們離前線還有段距離但是已經感受到戰火的壓力,然而神聖的使命使我們的腳步不得退縮必須勇往直前……其他還有很多,是啊,大概很白痴吧,因為懇親的時候我跟我朋友說我的幻想,大家的表情都很無言,哈哈。喔還有,長痣的朋友真不在個少數,手上臉上都有,大小形狀各有千秋,而且都很愛長毛,面積大痣的儼然就是個無人島的模型,討論這個是很傷人吧,沒辦法誰叫我看過王牌大賤諜第三集。……「痣」。 關於打混:菜鳥要怎麼變老鳥呢,一種當然是的確已經變老鳥長官不會去管你太多,二就是熟悉了環境懂得在嚴謹的規則中求得一些快樂。大家都是人,雖然在軍隊中講求紀律,但是有些時候也會讓你順應一下人性,這也許是大專兵才會得到的尊重。尤其是隨著日子過去,只要不要太離譜,很多小芝麻事長官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家都有高中大學以上學歷,社交上也有一定的經驗了,一般來說都不會出什麼簍子,只是有人不該混的時候也在耍天兵,就算躲過長官,同學看在眼裡日子久了也是會爆發。當然長官也有打混的,並不是說大家自虐喜歡嚴格的班長,但是做人還是要有個原則,有些長官不怒自威,操起課來一點也不能鬆懈,他的原住民口音聽起來也很難解讀,做是很正經剛直,他的管教雖嚴格,但是至少感受的到他對於他對工作負責,至少能讓人服氣。但有的排長的官階是靠比較輕鬆的途徑得來的,除了逞威風耍狠之外,對於同學的問題漠不關心,在操課的時候更是在在顯露出這個半瓶水什麼都不懂,這種長官帶起下屬雖然兩邊都很涼,但是卻得不到尊重。其實好不好混看個人,大家都說成功嶺的新訓很操,實際上有人的確覺得很累,可是我真的覺得還好。所謂涼的單位有地獄,操的單位有天堂。我們1977梯有的被分到其他連的,就好像很慘,聽他們行軍答數的時候就知道,我們答數的聲音雖然大聲,但是別連的聲音除了大聲之外,聽的出來是一種不喊到聲嘶力竭會被砍頭的壓力。其實要不要打混真的要自己判斷,不是說當兵就是要涼快,有些人聽信網路說的有公差就去上準沒錯,其實道可道˙非常道啊。為了可以不出操甚至投個飲料這種小甜頭,一時之間雖然好像很輕鬆,但是漏掉什麼沒學到並不知道,像我們打飯班的雖然許多時候可以少操課,也沒有學過站哨,但是這些在下部隊之後還是會碰到的,畢竟我們是來來受新兵訓練,過的太混其實對於未來可能沒有什麼好處。像是水電工差,每天在維修一下水電之後就是無所是事,到現在也才出過三次操,如果他這樣覺得過的充實就算了,但是下了部隊實在很危險。當然一切判斷在自己,有些課程真的很無聊就真的可以做點別的事了。懇親的時候我叫家人帶書給我看,長官再檢查內務的時候覺得很奇怪我哪會有時間看書,其實太多了,很多無聊的時間零散時間真的很適合隨時來看一下書,以前每天就是瀏覽網頁很少有人會去閱讀都是文字的書吧,現在有書可以看真的很幸福,懇親完道放假前不過5天,我已經看完一本半了。因為大家都說當兵很浪費時間,所以更是得去避免這種事發生。說到菜鳥變老鳥,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真的都覺得自己很老了,20號那天1978梯也就是下一梯的進來了,看著遊覽車上的不安的新菜鳥望著操課的我們,還有連集合場上穿著花花綠綠的便服準備被剃頭的那些,好像在做時光機,幾天前我們也是這樣,簡直是一模一樣的情況,一轉眼角色已經互換了。話說我可愛的大學同學阿苗也來成功嶺受訓的,真想見他,但是不可能,根本沒辦法亂跑,隨便到的連都不可能了,何況他在別的營。真想看看他穿菜鳥運動服的樣子,大吼「蔣豐苗!!看到學長還不跪下!!」哈哈哈哈。大家都覺得自己已經變成學長可以去欺負學弟了,因為大家很了解剛進來什麼都不敢違抗的心態,這是什麼居心…不過大家都是說著玩的,真的這麼想的人很惡質。 說到管教與相處:所謂人善被人欺,難怪大家都說人性真賤,我們連上已經有幾個菜鳥長官因為太過軟弱又沒有原則,又很喜歡裝有才幹,有被我們這些菜鳥看扁的跡象。記得有一次那個長的像小白兔的班長管我們管不聽,就學一個很兇的班長罵人,他罵「他馬的」,從他稚嫩的臉龐還有生澀又帶著娘味的口音發出,說真的很沒有效果,我只覺得哎呀小白兔生氣了,但是大家還是會聽他的命令,不過感覺上充滿著給你面子的成分。唉,做人還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格調才好。像我們班長簡直就是出家人,溫和的跟什麼一樣,但是分寸拿捏好,大家還是很樂意服從他。當然還是有那種欠人罵的學生就吃定他的也有,實在很不自愛,罵他賤不為過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