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十萬個不為什麼
關於部落格
謝謝大家長期的支持
本部落格於2013.05.15
移駕至臉書空間「nagee」繼續經營
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
歡迎舊雨新知一起來吵吵鬧鬧
  • 631510

    累積人氣

  • 7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06新兵訓練-第一個月

09.26-10.8 記得我們第一次進成功嶺,大家都很拘謹,可是這次收假大家集合的時候卻是一派輕鬆老神在在,談笑風生,好像繼續參加夏令營一樣,其實當兵也不過如此的樣子。我放假的時候聽了超好聽的橘娃娃,不能帶隨身聽只好放在腦子裡,睡覺的時候可以放出來聽。 隨著時間的過去會漸漸體驗見識到新東西,心情上總是覺得新鮮,不管是好玩或刺激,或者很操很累或是很討厭很機掰的,一次兩次……很多次,然後就會漸漸麻痺習慣,然後在漸漸轉變成無聊,然後不會在改變了,就,只是更加無聊,再更加的更無聊,期待有新鮮的事情或是放假。經歷了假期的調適又充滿了電力去體驗未知的新鮮或是承受無聊。當兵的日子是無聊和新鮮的交替,日後如果抽到的是很沒有挑戰性的單位,或許在比例上會比較快速的失衡偏向無聊。另外,當兵的日子也是甘苦交替如洗三溫暖,雖說人生不就是這樣,但是軍中的甘苦是可以推算的,輕鬆悠閒的莒光日或是不用出操的日子不用覺得太爽,因為隔天必定會把沒操到的跟你討回來,。當然收假之後的隔天長官也是會免費提供收心服務的吧,免的大家太散漫,沒差,已經習慣了,請操。 打靶:隨著擊發的那一瞬間的巨響和後作力,瞄準覘孔的餘光瞄到彈殼的彈出,一股濃濃的硫磺和煙硝味,還有遠的根本不知道自子己有沒有打中的人型靶紙……。要珍惜打靶的經驗啊,下部隊之後有些單位就不用再打靶,這輩子可能就新訓這幾次機會可以發射實彈了。靶場的規定非常嚴格,是最不能開玩笑的場所。以往在遠方聽的槍聲終於可以現場體驗。槍聲非常的響亮而震撼,不像電影裡處理過的音效那樣低沉雄厚,現場聽到的槍聲更帶有一種高頻的尖銳,整體聽起來非常像一串的那種鞭炮,只是更大聲的多。發射的時後在白天是不會看到槍管的火光的,即使是加上防火罩也不會像電影裡面一樣像花一樣的火光,發射的瞬間只是伴隨著巨響而爆出一陣灰煙,離槍管很進的雜草也會再那一瞬間被氣壓噴亂。所以,精緻而預算充足的電影表現出來那種調整修飾過的令人痛快的槍枝聲光像果,可能比不上低成本的肥皂劇裡的那種令人噗ㄘ的鞭炮槍來的貼近真實。槍聲尖銳的部分可以靠耳塞來隔絕,記得有一次打靶我試著拿掉耳塞想體驗看看,結果我馬上體驗到了耳鳴的「逼伊~~~~」聲,效果很持久喔,跟CS- SOURCE裡面被震撼彈作用到的音效簡直是一模一樣,酷。 第一次面臨槍聲的震撼大家都很緊張,還在射擊線外站著的我,面對前排射擊的氣勢,體會到那種被槍斃前的恐懼,那種巨大音響傳來的音波是身體接觸的到的,我想,要被槍斃前的犯人佇立在那,光是面對那槍聲就已經死一半了。射擊時是整個臉都要貼緊槍托靠槍身的地分,鼻尖要接觸到槍機拉柄,而擊發的時候,撞針就在離你臉不到5公分的地方,擊發子彈引發火藥在藥室內爆炸,於是很多人射擊的時候都因為害怕不敢貼近槍身導致姿勢不標準。不過幾輪之後大家都習慣了,普遍都很喜歡射擊課,不管打的好不好,不管是連上同學或是已退伍的同學回憶起來,打靶都是輕鬆有趣的。第一次先打25公尺歸零靶臥射,一次三發,平均一人做兩次,做為槍枝的覘孔調教,後來會打175公尺人型靶實距臥射射擊,另外有還有300公尺的版本,沒機會打,因為175就已經很難打了,眼睛看過去靶紙只比準星大一些而已。我打過中4-5發的很多,也打過一次脫靶和兩發的,心中正為了「我難道不是神射手嗎」而懷疑吶喊之際,也終於開始有滿靶成績,呼。這段日子裡,我共擊發過72顆步槍子彈,有的打的差的就多加訓練。反正長官說國軍的子彈很多我們盡量勇於練習,很多人都打著隨便打或故意打爛可以多打幾次的算盤。可是當真的去打的時候發現傑克森不好當啊,就算想認真還很難不見得打的中,哪由的人在那裡由哉悠哉。打靶的時候常常發生以前那些國軍片的一種劇情,就是有人的靶紙上會有6個已上的彈孔(一次彈夾只裝6發……),那就是有人瞄錯靶,真的很好笑,舉個我們的實例,在靶台有甲乙丙3個人,打完報彈數的時候甲和丙是脫靶,乙有12發命中,真的很扯很好笑,但是不能笑因為已經很擺爛了敢笑,長官會抓狂。這種6顆子彈打出6個以上的彈孔的事,出乎預料的多,非常多而且到最後幾天還是再發生,脫靶的更是不在少數,長官的頭都要炸掉了。打靶要照順序輪,一個半天下來,可能一人才打個2-3次,其他時間就是坐著等,坐著、坐著…突然有人就這麼碰一聲連槍帶鋼盔倒在地上,「報告長官,有人暈倒了」靠,上週就聽說連上有人操課時暈倒,沒想到目睹了,長官紛紛圍過去關心。原來是他坐著太久睡著了,往後打噸的時候因為鋼盔太重失去平衡衰個倒蔥栽,真不簡單。 替代役役男:第一次打歸零靶的時候走往25公尺靶場,離我們營區非常遠,走到了其他的營去時,我一直注意能不能看到阿苗,真是大海撈針,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個旅哪個營。沒看到阿苗倒是走到了替代役的營區。奇妙的心態就出現了,大部份人都抱以不屑一顧和鄙視的態度碎碎唸著調侃諷刺那些替代役男,什麼殘兵、廢物、米虫、溫室裡的花朵、浪費國家資源之類的。大家似乎都忘了自己當時也想擠身輕鬆的替代役來爽,只是沒這個命啊。不知道這是酸葡萄心理還是國中男生式的驕傲,或者是當過了常備兵真的覺得比較光榮呢?不過替代役男的生活會讓我們不太平衡倒是真的,他們的宿舍設備真的比較新,廁所也更豪華,有電子感應器呢,更爽的是餐廳竟然有冷氣,天啊冷氣耶。對我而言即便是在平常居家生活,冷氣仍舊根本是一種奢侈而浪費的享受。加上看著他們穿著像是養老院院生的制服,也難怪身穿全套迷彩服頭戴鋼盔手持65K1-K2步槍的大頭兵要趾高氣昂了。不管怎麼說,這些大頭兵就是看他們替代易男很不爽,那怕他的也是在整隊做操或是部隊在行進,哪怕他們的役期比我們多兩個月。就我來說,當常備兵真的有著替代役沒有的榮耀,並不是說這樣就證明我們比較猛才是真男人,而是常備兵種至少是個二等兵,而替代易男是沒有軍階的,即使在「服役」也不是個軍人。另外,替代役男的紀律素質低落惡劣是大家都知道的:不服從管教、擅自離職、散漫隨便、甚至集體吸毒等等其他重大違紀的事件在媒體上層出不窮。也收過替代役的朋友寄來他們自拍的不可思議的爽兵生態介紹。我姑姑的教養院也有請替代役男來做看護,更是眼見為憑,真的就是請來一群米虫,光是遲到的問題就沒辦法解決了,也不能糾正他們,他們才不管你,他們說「我又不是軍人幹麻要聽你的」。當然,這些役男要不是靠著身心方面有障礙,就是有其他有力管道進去,所以自然是管教不得更是罵不得。在我看除了少數像是警察役或是消防役,其他替代役男的生活不過是以往渾渾度日的學生時代的延續,國軍已經很混了,但是這些人的境界更高,也難怪他們會被唾棄。 而且替代役男是根本沒有機會去知道什麼是「槍」,這的確令喜好把玩複雜機械我感到安慰不少。 颱風:這裡可說是沒什麼資訊來源,有的話就趁中山室集合的時候偷翻一下報紙,或是趁長官心情好的時候且在看電視在他背後偷看幾眼新聞。有個龍王颱風好像很猛,那天凌晨我第一次在山區度過颱風夜,外面怎麼我是不知道但是那聲勢簡直是要把整間寢室連根拔走似的,窗戶的風切音有如鬼哭神豪,窗外好像核爆之後產生的暴風,啪殺啪殺的一團亂七八糟,早晨殺牙的時候還在吹,真是風雲起,山河動,好像末日要來臨一樣面前整片的山林裡的樹都在搖晃,山好像有波浪似的,離我們近的大樹被吹的瘋狂的甩著,好像再跑步一樣.,好像魔戒裡的樹人。那天部隊不准進餐廳吃飯,太危險,於是大飯班的我們就冒著狂風全副武裝戴鋼盔去把飯菜班來連上,路上樹葉小樹枝都是橫著飛,好像山裡有忍者高手一樣,沒想到打個飯也要搞的這麼轟轟烈烈。 核生化:這堂課程教導我們面臨核戰和生化攻擊時使用急救包,裡面有防毒面具一付,防護包和神經毒劑解毒針,防護面具因為我在英國的軍品店買過了,所以沒有這麼鮮,練習戴上防毒面具是很講究速度的,聽說有的部隊要求反覆訓練到戴到下巴都磨破皮了,我們這邊大家卻玩的很涼爽。防護包裡面有活性碳粉撲,用來綜合皮膚上的生化毒劑。酷的就是神經毒劑解毒針了,很多電影裡都會出現,大致上都有個概念了,像是最多不能打到3針之類的。在專業的課程裡有著更多正確的認知,像是其實應該是打屁股而不是打心臟,除非是非常嚴重的狀態。有個名詞班長一直沒有介紹到,我實在很想確認,所以我就問了…「報告班長!!請問那裡面是不是『阿托品』」長官很驚訝「是的,你怎麼會知道,你是不是有上過專業的課程?」「報告班長不是,電影裡面教的」所以說,現在的好萊屋電影是很厲害的。 國軍裡的行業:新訓時期有三次理髮,入伍時、懇親時、和結訓前,一次會收費35元,乍聽很便宜,但是一個人理一顆頭不用到一分鐘,第二和第三次更是10秒鐘換下一個人,歐巴桑她一個接一個的賺, 10秒鐘賺35塊,算一算這個時薪也太嚇人了。另外有一種餐車上面賣著冰飲和熱狗炸雞排,各個營都有餐車在跑,上面寫著他們跑的單位,真的很好賺,因為阿兵哥在軍隊裡變的很蠢,簡直是朝三暮四的猴子,平常在外面不稀奇的東西,在軍中像是鑽石一樣珍貴,只要長官開放弟兄去買。幾乎全聯都會衝過去吃的喝的都搶,而且一趟還會賣到缺貨,要中途回去補貨才行。一人消費約50,一連約120人,一天跑一跑隨便賣個3連就快2萬了,好賣的要命,不知道他們是靠什麼關西人脈可以在裡面賺成這樣,以後我也要在軍隊裡炸雞排賣飲料。 我看到阿苗了:我從9月20就一直試圖看看能不能發現他,終於放假前一天他們在做離營前宣導的時候我們各自在部隊中四目交接,我好開心,馬上眉開目笑,我們不能脫隊或是大聲的呼喚,只能一邊行進一邊用嘴型喊著對方「阿苗!!阿苗!!」他也用嘴型喊著「阿旭!!阿旭!!」我們互相偷偷的揮手,他的頭髮也被剃的好短好短,不再是以前的捲毛性感阿苗了。好感動,那只是短短的一個交會,不過短短幾秒鐘在人群中交錯,但是我終於遇到熟人了,好像那種在亂世中逃難失散的兄弟在火車站上偶然交會,又馬上因為火車要開了而離別,「替我向家鄉的父親問好啊阿苗!!」。真的很開心,也許錯過那次機會,接下來的一年多我都沒機會在看到他了。目前在這裡遇到的人大部分都不錯,但是可惜的是還沒遇到「痛」比較接近的人。希望下部隊來幾個吧。 軍火:放假前夕是技測鑑測的時候,很衰的抽中要被測驗的班就得代表連去做比賽,我們其他人就打雜。我們有很多公用財產要交接,除了填填表格敷衍上級的上級之外,有個重點就是擦槍了。被選為軍械班(擦槍班)的同學,擦著擦不完的槍,到了我們都睡了還在做槍械保養,很可憐,所以我們常常要幫忙。除了幫軍械班擦我們常用到的步槍之外,也有機會去保養像M60那種的重機槍或是超大隻的班用或是排用機槍,還有多種大小不同的迫炮,型號我很多都忘記了,反正都超大隻,腳架更大隻,光是搬出槍箱就很重。整個非常的帥,不論是外表和內部構造複雜而充滿了機能美,那些巨大的槓桿和齒輪軸,緊密而交錯的互相牽引著,簡直是迷人極了,在許多動畫大師的作品裡面的軍械或是要塞,都可以聞出這種二戰時代軍械特有樸拙又堅實的重工業味道!! 當然就像之前說的,每件事情新鮮的時候都直得品味,久了就剩無聊了。擦槍的要求是很嚴格的,我只是想擦槍擦個爽一下,分解它看一下裡面的奧妙,但是一擦就是一個下午,煩悶的過程又油膩又臭,擦去柴油、上黃油、防繡油,每個螺絲內部都不能馬乎,非常的耗時折騰人,有時候太陽大的時候更是令人煩躁,好幾列的槍箱擺在連集合場上就這樣擦個沒完沒了,一挺擦玩又一挺,今天沒擦玩就像狗一樣喘吁吁的大家合力班進軍械室明天再擦。其實,我那班是打飯班,很多時後都因為身為打飯班有公差在身而逃過一劫,但我們只擦過幾次都快煩死了何況是那些常常被派去的人。我們不過是個後備的小單位,連下面竟然有這麼多軍火。國軍真的很愛保養,他們說,軍人沒事就是擦槍,果然不是蓋的。每個連都有其軍械室,外面的地上漆著紅色交叉線,沒事踩在上面可以被罵,牆上貼著標語「盜賣軍火最高可判死刑」,真令人更加好奇這座寶山,扥被派去擦槍之賜,有一次得以進入,鐵捲門裡面是兩扇上鎖的玻璃門,打開會引起警報,裡面約6-7坪,最裡側有監視器和反光鏡,兩側分別是一整牆面的65K2或是K1步槍,令一面是刺刀、彈夾、子彈砲彈、半個人高和一個人高的迫擊炮(或者是榴彈炮?)若干管和其他雜項,全都上鎖,非常豐富。 同學間的對幹:相處久了摩擦就多,但是不外乎是很簡單的事情搞的很複雜,從前學生時代分成小團體互相看不順眼的事件在軍中再度上演。這種遊戲很累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讓自己成一個局外人也更能看清局面。我的班上發生了幾起大家公幹極少數人的案例,這種勢力不均衡的對抗中,被店的那個就非常的慘。學生時代不好好檢討自己,在軍隊中或社會上被兄弟看不起就虧大了。有人就是太白目而掉進無底的地獄,最後受盡冷落忽視揶揄辱罵,永不得翻身直到下部隊,就算他後來嘗試做些改變企圖扭轉也完全不得人心,最後我都為他感到同情,因為大家簡直是殺紅了眼,瘋了。失去信用這種東西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前野他們在稻中裡面曾對柴崎老師說「人一旦失去信用,就算去死也沒有用」(12集132話)。另外有個同學自以為摸熟了環境就偷帶手機進來,結果被幹了,放假前仍找不到,只好向長官報告,使的我們的超帥超壯人又超級好的連長先生大發雷霆變身超級賽亞人怒號!!連長誓言不找出手機大家都不準休假,再大的官來說也一樣,然後就搞的全連大地震。於是,那位同學被連長狂幹之後私下又被同學狂幹,最後手機還是找不到,一切也不了了之。另外也有人偷抽煙東窗事發,被長官以連坐法揪出犯人的事件,也是被大家公幹。大家都說這種人活該,可是我覺得很可憐,其實這種事情也可能發生再任何一個人身上,只是今天被抓到的是別人,所以他就得被大家公幹,哪怕其中很多人幹人者自己也在犯,只不過比較幸運沒被抓到罷了。總之還是一句話,歹路不要走啊。其實只要一切照規矩來,做人不要太超過尺度,都不至於到被公幹成這樣的。就算有,被整,也不至於東手動腳。可是軍隊裡面什麼人都有,即使大家都是大專以上學歷了,理論上應該比較理性文明,但還是有人的背景比較特別,像是有個爸爸是議員,表哥又是幫派份子的同學被嗆聲,就一直被背後放話要他好看,想要在放假大家聚餐的時候透過關西找兄弟來「約談」,說的天花亂墜,神氣的不可一世。不是有特權或背景的人都會拿出來使,有些人就隨和又低調,可是,畢竟還是有背景,這種人的受的照顧無形的都會必較多,公差很少,不管是不是他們自己要求的。 軍中一切都是假的:這是連長給我們的一個觀念,他說軍中什麼東西都是騙你的,只有一個東西是真的,那就是退伍令。天啊退伍令,聽起來好遙遠。聽過很多說法是有公差就上就對了,可是目前我看到的公差都很煩很苦,一做就是沒完沒了,有的班長做工差要做到半夜甚至快天亮,隔天都是醒不來再補眠。軍中一切變數都很大,新式的黃埔大背包有附加了輪子卻不讓你拖行,說要停水結果沒停,說要上什麼課結果突然換課程,長官之前說應該要怎麼做,換了一個長官規矩又變了,好好的一個假也可能因為不可預知的變數而取消等等等等。軍隊裡面上面說什麼下面就做什麼,上面的突然說要改,下面的也得照做。不管他何不合理,不管是不是外行領導內行,反正天下的官管天下的兵,「官字兩張口,兵字兩條腿,當官的一口,當兵的跑斷腿」。長官也不是愛玩兵,因為上面的命令是來自更上面,更上面的命令來自我們更看不到的上面,很多規定都變的是在虛應故事,挖東牆補西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敷衍一些莫名其妙和不合情理的作業。很多時後大家都是很有默契團結一心的在混,這使的軍隊中講究的榮譽與秩序變的只剩下表面上的秩序,至於榮譽,誰在乎呢。國軍的阿兵哥給人散漫不精實的印象,看起來好像只是班長沒有管好小兵的問題,但是層層往上推去,平常長看不到的高官,他們才是散漫的動力吧我想。 大抽籤大鍋炒選兵:不知不覺即將過了一個月,覺得很快的同時也覺得很慢,怎麼才過一個月啊,扣一扣折抵還有一年兩個月,天啊真夠久的,當我還沒當的時候總會覺得一年3個月很快,但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啊,其他還沒服役的朋友也覺得一年3個月很快,等他當的時候說不定只剩一年了,那豈不是更快?可是當他進去之後一樣會覺得度日如年。所以選兵要嘛就看看能不能選到超級涼的爽兵,要嘛就乾脆去做點更有挑戰性的兵種學的特技免的在軍中混吃等死。問題是很多東西不是我們能掌握的,抽籤當時缺兵額的單位有哪些,連上長官也無法預知,像我們這梯遇上的缺額單位都是大濫兵,慘慘慘慘慘啊!首先外島的籤一堆。其實距離來說我不太排斥外島,要不就幸運中戶籍地單位,不然在外島當觀光,其實跟抽到台南高雄台北那些是差不多的,放假都差不多麻煩。但是以假期來算的話,天數是差不多的,一個是累積了連放,一個是周休二日,各有利弊大家各取所須。只是外島的生活條件比較差,尤其是什麼東引之類的鳥不拉屎小島,沒水沒電沒資訊也沒有人,也不知道有沒有餐廳煮伙食,住久了恐怕會跟社會脫節。再來一些勞碌命的兵種也是一堆,工兵啦、步兵、砲兵、裝甲兵啦一堆,每天就是做重複的操,會很累但是練不到肌肉,只會變的虛胖然後操的很無聊的兵種,喔喔還有把腳當成摩托車來操的摩托車步兵「摩步兩百旅」,就是一直走路一直走路走到起水泡走到變成神經病的兵。盡是一堆濫兵種,都是實戰單位,真的很衰,抽籤的時後心裡也沒什麼好的緊張或期待的,只想著哎呀壓那時候乾脆去自願做傘兵特戰隊好了,玩玩高空跳傘玩玩大樓垂降,學學反恐特戰技能不是很充實嗎,而且薪水有加級,下基地也可以選台中(清泉崗)。埃,本來聽說大抽也有機會的,結果一切都是假的。結果我中了台中新社基地第十軍團的工兵,地點來說是有受到阿嬤的保佑。兵種來說的話就沒辦法了,都是濫兵種運氣好也沒用。以後中區有颱風風災就有機會看到我在鋸樹搶救災區堆沙包,或者在山區挖掘被土石流掩埋的老太太屍體,平常沒事我就是在般水泥鋼筋鋪路造橋做國家的粗工,好沒尊嚴的兵種…就好像及時戰略遊戲裡最廉價最基本的兵種…什麼村民啦工兵啦SCV的,最廉價血也最少一打就死掉。「SCV ready to go ,sir. 」 放假: 這兩週裡我又讀了一本書。救了一隻卡在網子上一個早上的麻雀,他臨走前拉屎幫我挑染做報答。冬至時間作息變成6點起床。鋤草公差的時候撘了搖搖晃晃的軍用卡車。大家都懶的整理儀容,每個同學的鼻毛都跑出來隨風搖曳……大部分都是一些如果沒記下來的話過沒多久就會被遺忘在腦海中的事情。當兵做著反覆的事情或許真的會變笨吧。聚餐的時候大家有股衝動想去廚房打菜,進門的時候不自覺的「路隊成兩路進餐廳」,上廁所的時候想跟班長報告一下。 大家都很高興我還是留在台中,令我吃驚的是那天去跟BB彈看流星雨,她們竟然對我沒抽中外島很失望,踏馬的!!!竟然以為我中外島我就會變成島主啦,放假時來找我我就可以招待他們有地方住有地方吃大餐還可以去游泳抓魚,還可以聽我跟當地島民用土語交談……許珮歆你這個智障!!! 日子慢慢的又好像很快的過去,等收假就要下部隊升成二等兵了。軍中一切都是假的,大家說的也都不一定準,不一定工兵我就不喜歡,也或許我會被分到一個令我順心的單位。像是摩步旅大家都說慘,某班長還說他們一個月有三次要從墾丁走到花蓮,聽到腳都斷了一半,可是,班上的準新訊班長再聚餐的時候就說他摩步旅的朋友的實例,他進去2個月了,都還沒幹麻,每天不知道在做什麼。世~事~難~預~料~~~ 服役一年10個月退伍的表哥會說「靠,現在的兵才當一年半還當個屁喔」,當然我會覺得一定夠啦還閒太久咧。聽說以前還要當兩三年呢,那時候一定很多人當到發瘋吧。日後等我弟弟讀完大學、朋友研究所畢業之後,役期更是只要一年以內.,那時候我一定也會說「靠邀你們這些人當兵這麼爽才當一年」。當兵的日子永遠不閒少。週遭的朋友大多紛紛入伍了,有的早幾梯進去了,有的將要進去,像羊羹。羊羹入伍的那天剛好是他生日,我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