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十萬個不為什麼
關於部落格
謝謝大家長期的支持
本部落格於2013.05.15
移駕至臉書空間「nagee」繼續經營
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
歡迎舊雨新知一起來吵吵鬧鬧
  • 631510

    累積人氣

  • 7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07二兵-下部隊

05.10.13-05.10.29 「又過了一週了。」雖然其實是過了三週,但是這句話是一句軍中的經典,它總是出現在我們莒光作文簿中。並不是每個這麼寫的都隨便寫東西敷衍充字數…這是下意識不自覺的,一下筆時內心就浮現的一句話,這句話的心情就是這麼真實。 那天歸營之後的隔一天早上,我們打飯班為新訓連上的弟兄打了最後一次飯。飯後大家整理行囊做集合,長官們與同學間做了珍重的道別,雖然沒有那種要離開很要好的朋友的感傷,但是有種聚散無常的無奈。臨走前連上送我們一人一份餐盒一瓶飲料在車上吃,另外還附贈一張光碟,當然不是多拉A光,是新訓時期連上長官一直用數位在旁邊用數位像機做的紀錄,天啊,我本來以為那些是拍了交給上級的差事,沒想到是要送給我們的回憶,好溫馨。我們就將不再是新兵了,這幾天的日子,大家的手臂都跟我一樣變成兩截色,運動鞋也從全白變成都是泥巴。大家依照抽籤的單位分路隊上了遊覽車,懷著複雜的心情準備下部隊了,902旅的大都是台中人,我要去的地方是台中新社,算近,有的要去高雄或更遠的就有得坐了。 軍隊的生活看似很規律,但是很多變數,也許有些地方的作業出錯或是或變更或是進度落後,其他的作業也會跟著改變,還有其他很多因素,造成所謂「軍中一切都是假的」的說法。所以大家並不是馬上下部隊,而是被分配到各個暫時的營區待撥。從成功嶺到新社中興領的基地,然後轉到車籠埔的光隆基地,重複著走路、搭車、填表和發呆,少數人被優先專長選兵,剩下就是等待撥交成為正式的二兵。待撥期間的長官預計是一週內會把大家分發到各單去,這段期間大家討論的話題大致有三種,一是之前受訓中心各個不同單位的生活交流,涼不涼操不操,二是討論未來那個單位那種兵哪種公差比較涼,三是該週有沒有放假,如果有的話,那些要去高雄的就很可憐,放了六天結訓假,歸營當天坐一天的車到外地,又馬上要自費坐回來放假。我聽說現在當兵都是週休二日,真的有這麼爽嗎,我很懷疑。答案是:是的,當兵真的是週休二日這麼爽。但是不一定是每週放,假日留守可以積假,日後可以一次放久一點,這樣很好,不然那些再外地服役的放個假來回就沒了不就很衰。 生活以我一個像工兵這樣,不是地獄也不是天堂的普通單位的新兵來說,其實當兵的一切就像上學(而且是小學),全國有不同的學校,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教這個有的教那個,學校裡有校長訓導主任老師和同班同學,對同學要親愛,對老師長要有禮貌,上學要準時,時間到了就放學,上課有體育課和各種課,是特殊的班就上些特殊專業的課,上課下課吃吃影養午餐、睡睡午覺掃掃地,學校有校規,有各種獎勵和懲處辦法。表現好老師喜歡你,記記嘉獎小功,表現不好老師再教你一遍,太頑皮唸唸你記個過。一段時間會有些測驗,就像考試一樣有大小考之分,重要的考績來臨前,老師就會盯比較緊,要做的作業就會多。心情上也很像小學,放假前夕都特別期待,假日過的特別快,收假的時候心情特別鬱悶,又要上學的第一天整個人都軟啪啪的很沒勁。差別在軍人的假日每天還要兩次定時安全回報,有時候還有像是練軍歌等等的作業…假期已經很短了還要搞這個破換氣氛。有時候升學或是怎樣的,就換一個新的學校新的班級,有新的座號和位置、新的同學和老師……當兵可以很神聖的視為在保家衛國,也可以當成就是上學。真的很像,而且軍中長官學長不能打你或體罰你,學校老師還可以呢。當兵因為作息正常,要胖要瘦都很容易,看自己調配食量。家人朋友都期盼我當兵之後變成猛男,我想他們是要失望了,現在當兵這麼涼,何況我很可能被調去爽單位,又更涼……吃肥一點到是可能,想變壯,自願去兩棲比較快。 光隆營區位於台中縣太平市中興嶺的車籠埔,是的沒錯,就是當年921大地震出了名的的斷層帶。這個營區其實面積也夠,但是去過成功嶺就覺得遜掉了,明顯的比成功嶺小的太多,大概只有一個營的大小,乍看就是一做大一點的高中一樣,跑步的場地一圈不到兩千公尺就把這裡繞完一圈,放假的時候象徵自由的大門口就在眼前。裡有很多機具,各式卡車、吉普、大小山貓、挖土機、發電機、電線車、蛇龍車、消防車……軍綠色的,零零總總地方陣排列在廣場上,非常的有工兵的味道,且陣勢浩大,應該有上百台。也有工兵專屬的科目操課場,像是爆破、地雷工事、戰地鐵絲網工事、架橋場、等等。位置在太平市區,環境很舒服,一面是山,空氣清新,晨跑時可以看見日出,從山腰升起,令人感到非常有朝氣。另一面是街道,可以聽到外面的廣告宣傳車和鞭炮聲,看到外面的房子和令人熟悉的7-11的招牌。比起成功嶺,在這裡服役讓我覺得我還是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裡人非常的少,不論在連、排、班的人數編制上,都比成功嶺少一半,扣掉一歇工差,常常集合的時候,一個營的人數比當時成功嶺一個連還少,於是即便光隆地不大,和人的比例依舊是地廣人稀。長官說一年來沒有像這次進來這麼多人(還常常好幾梯都沒人進來),可是這整梯進來也不過一百多人。可以想見我們進來之前,這裡根本是一作空城。 待撥的時候福利很多:下部隊之後我們暫時是待撥人員,非常自由,下課時間可以任意投販賣機、打公共電話、進出寢室,營站有桌球室、撞球室、視聽室還有其他福利設備,這裡設備比成功嶺好的多。一開始檢查危禁品的時候有提到手機卻沒提到煙,後來我發現樓梯口都有擺煙灰缸,我以為是默許抽煙,沒想到過幾天連上竟然明講了就是准你抽煙!!開放吸煙區,廁所也可以,只要不要亂彈煙灰就好,去營站的時候也可以買煙。如果早上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下午真的擠不出事讓我們做,就讓大家去打球自由運動。遇到餐廳在充當庫房整理裝備的時候,就在中山室用餐,吃飯配電視,看新聞或是火影忍者卡通。還有晚上的自由時間也變的很長,從去洗澡到就寢的時間有時可以超過2小時,開開心心輕輕鬆鬆,隨自己調配,不用像新訓一樣「沒事的唸準則」,還可以去休閒室坐在沙發上看漫畫或雜誌,書很多的。假日留守的時候還可以看DVD,坐在沙發上看……種種的權利,都是剛從新訓中心退下來的我,所感到不可思議的,當兵怎麼這麼爽!!雖然操課的時候很操,但是痛苦總是會過去的,快樂才會常存再回憶中。對個人而言,軍中最爽得時候莫過於每天晚飯後到睡前那一段好長的自由時間,其次是吃飯,坐在飯桌前我都會想,把這頓飯吃飽,是我今天存在的價值和目標,要是這餐沒吃飽,今天就白活了,然後我就快樂的吃著。洗澡的時候也很快樂,尤其現在的浴室有獨立淋浴間,難的的個人休息空間。洗澡真的可以消除疲勞,雖然白天沒有很流汗,但是心情還是可以得到放鬆。而最痛苦的時候午覺之後被叫起床時,那時候精神最萎靡,真想回家繼續睡覺。我在待撥兵的日子過的很快樂,但是撥交之後就看個人運氣了,每個營每個連的風氣和管教方式都不同。(以前成功嶺有個很大的特色是「喝水」。從成功嶺出來的人各各都變的愛喝水,很容易渴,長官看到隨身帶個水瓶的就知道是成功嶺來的。)後來我去了營部連,上課不操但是全連都在做雜事,做做停停斷斷續續,從早到晚的,挺煩悶。 大家通常會問我當兵會不會累,然後都在幹麻。我的第一個答案是:不會累。第二個是答案是:……吃喝拉撒、體能活動、上課、打掃環境出公差、休息、學習…大致就這樣。(公差就是幫長官做事情,有時候一個人做有時很多人做,有的要流汗有的不用,有的固定有的照輪班,打掃、拔草、採買、文書、伙房、搬東西、晨間保養裝備和機具等等等都算公差、有時候看情況要做交通管理人員、整理庫房搬運軍火等等,反正就是雜工,其實當兵還滿像當螞蟻的,大家分工合作)有時要去受專業訓然後接業務或支援其他部隊,或是技測、鑑測、高裝檢、下基地等等一些像考試或考察的東西。 躺在新的的下舖,看著新的的床底板,貼滿美女圖和1919T老前輩的塗鴉,前人倒是很愛寫詩,許多描寫軍旅生涯苦悶或是混日子的詩。倒數的塗鴉是一定有的,以前新訓中心的是倒數30天下部隊版本,這裡是紮紮實實的退伍日倒數,有的是畫月曆打X,有的是日,還有小時和分的….退伍前夕太興奮睡不著嗎? 這裡大家倒是睡的很好,晚上不時有人打呼,還有半夜說夢話罵人的。 新進一個環境大家都不認識,有的人臉長的很老其實很年輕,有的人看起來很嫩其實是長官,很難分辨,有時候在路上會面,判斷錯誤沒叫長官會被糾正,把同學或學長叫成長官又很蠢還會被笑。看不懂臂章的就看頭髮長度吧。 就像上學一樣,認識新同學的時候很多名字都很妙。名字古怪的人,似乎都對於別人不會唸自己的名字而感到得意或驕傲,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是。趁這些機會又可以認識些稀奇的字,有些字其實很常見但是大家都沒發現自己就是不會唸。能跟一些偉人一同服役應該是很榮幸的,像唐太宗李世明,還有王建明也是,他手榴彈應該投很遠。另外拜某部國片所賜,水電公差都被人叫「阿賢」,或者島過來,名字有「賢」的,他就被叫水電工。目前已經愈過很多台灣水電工阿賢了。喔還有,國防部長李傑也來當二兵了,酷,他還是我國小同學呢(雖然同音不同字),我記得他國小的時候還沒當部長。他鄉遇故知,不亦樂乎,當然是要互留手機MSN啦。現在的年輕人來看可能會覺得為什麼國小不記手機現在才要,埃埃那時候哪有手機,高中的時候還有摳機就很方便了,還記得那時候3210可以換彩殼的國民機真是經典,哪知就在高三那年,摳機就被淘汰,手機推出的像海浪一樣,功能日新月異,越來越小又複雜又華麗,那陣子大家都在比手機,似乎成了地位的象徵,長江後浪推前浪,死在沙灘上的舊手機也像沙子一樣多,後來手機比到沒什麼好比了,數位像機也出來了,又是一波同一個模式的浪潮。科技日新月異,一眨眼時間,什麼都變了,連公共電話都要被淘汰。交換聯絡資料的時候,一方面感嘆自己的童年生活竟是這麼原始,回憶起來好樣都是泛黃的畫面,還有雜訊,真是老了;一方面也感嘆科技進步,產品生命週期越來越短,資源消耗越來越迅速,大家的慾望越來越巨大。 割草機:待撥的時候依然是要打掃環境,這些打掃是很無聊的,有天徵求鋤草公差,我就去玩玩看。不是開著車子的鋤草機,是背在被上那種,雖然以前工藝系的時候就操作過很多可以把人隻解的機具,但是那時候還是很興奮,馬達和汽油就在背後轟隆隆的運作,刀片就在面前咻咻咻咻的糊成一個圓盤,這就像是一些第一人稱射擊遊戲裡面要輸入密技才拿的到的變態武器一樣,電鋸之類的,使起來特別爽。穿上防護裝具之後,我儼然是個農莊裡的變態殺人魔,所到之處,可憐的小草都嚇的痞痞措。帶我去除草的學長人很好、很色、也很混,都把A漫藏在衣服裡折起來放草地上,等沒人了就專心看書,一天下來沒割幾根草。白天看多拉A漫,晚上作多拉A夢,哈哈。當然,後來割草機也就玩膩了,撥交之後新的長官也徵求會用鋤草機的公差,我就裝不會。 打掃時間,大家分門別類工作,我最不解的其中一項就是花圃的工作:掃樹葉和拔草。大自然演化萬物這麼的神奇,樹葉老了就掉下來滋養泥土,根再吸收讓樹繼續長大,生生不息的不是很自然又偉大嗎,把掉下來的樹葉掃走就好像把狗碗從狗面前拿走,樹一定覺得很幹,他好餓啊。還有那些草,草長的好好的不好嗎,每天都要去拔,然後整個花圃就慢慢變成沙漠。有些花圃已經沙漠化了,只剩下樹、泥沙和石頭,石頭是沒了草和樹葉才露出來的。然後長官覺得石頭不好看,又要我們撿石頭,也許日後哪天長官又覺得沒有草不好看,又要我們種草,就這樣拔草、沙漠化、撿拾頭、種草的循環。以理化課來說,我們常常做事情所做的做「功」,循環到最後功率都是零。但是讓我們閒著長官也不好對上面交代,所以我們還是要做功。我一邊拔草一邊想「怎麼不乾脆種人工草皮算了」。小時後有篇課文是說小草很偉大,從堅硬的土石中鑽出來,展現生命的力量。其實這也不對,水泥和柏油路就是人類的領域,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你辛苦得長錯地方就別怪我,去死吧。我一邊打掃一邊想著有的沒的。 很多公差是上面的下命令,下面的就挖東牆補西牆,眼不見為淨為準則,且不是我們混而這麼做,是長官要我們這麼做。好比垃圾包了就往頂樓放,雜物也往頂樓放,頂樓就變的很酷,除了是個晒衣場,還是與個小叮噹口袋相通的X次元空間,什麼都有,很壯觀。這就像在玩倫敦鐵橋垮下來的遊戲,想也知道哪天堆滿了,看是輪到我們或是以後的學弟,就要大搬家,通通從頂樓班去垃圾場,一次搬個天昏地暗。很多差事也都是莫名其妙的,連受命的班長也很無奈,像是已經掃的很乾淨的地方隔天又要再掃,或是明明好端端卻硬要做的事,這種時候就算很有責任感的人也找不出認真的理由。一個人發呆還好,聚在一起發呆就會引來班長。有一次打掃的時候發現小蛇,小蛇扭啊扭的很好玩,記得有次跑三千的時候,也有條小蛇誤闖部隊的腳陣,引來大家一片驚呼,慌亂中還有人採到。還有一次打掃時無聊就觀察研究衣服的魔鬼氈,結果就參透了他的原理……很無聊嗎,可別這麼說啊,一沙一世界,越是常見的東西,越容易被忽略,我打包票連上沒有人知道魔鬼氈的運作方式,嘿嘿。 這三週沒上什麼課,其中一堂是地雷課程,認識各種地雷、詭雷,引信,學習裝置和拆除,很酷。以後誰家的田地挖到地雷記得找我,免費幫你拆,才怪。另一堂是爆破,學習在半磅和一磅的教學用TNT綁上線和雷管,我對於機械產品的構造和原理有興趣,可惜時間不夠,營部連大部分時間還是要打雜而不是上課。 學歷:我們這梯大都70-72的大專生,往往班長卻是73-75的高中職生。因為軍中一切平等,只論軍階,不論學歷和年紀。話雖這麼說,但是長官對學歷會有相對的尊重,暑假中後這段時間入伍是所謂的「大學潮」,長官對這段時間入伍的學生往往比較尊重,也比較相信他們自律的能力。同樣是大專等級學歷,五專二專同學的還是會覺得別人是大學生就比較強,尤其是像我在「台灣藝術大學」讀「設計科系」。非常響耳。大家知道都會露出你真了不起的表情或發出WOO~~的聲音。其實我一直覺得學歷沒什麼,但是上面在挑選一些職位時,大學的往往比大專優先。 臭濫軍歌還是要唱。其實唱軍歌是一件好事,尤其以前當兵比較辛苦的時代,或是比較操的單位,能唱軍歌的時候總是快樂的。日子好過,唱軍歌就很煩,特別是這些歌詞的內容有些既過時、又狗腿、還帶著權威時代的味道,還有幾首的旋律就已經跟狗屎一樣,然後大家一起唱的時候又五KEY雜陳,學了半天大家還是不知道旋律怎麼哼。其實也是有好聽又偉大的軍歌,只是我們得學難聽的。而且放假回家還要背新歌,好像小朋友做回家作業。我想起以前國小時候,那時候教育的方法上還有點生硬制式,老師還敢體罰的時代,每天都要升旗典禮,進場的時候擴音器就會放那些軍歌,那時候不知道那些事軍歌,現在知道了有點生氣,尤其是坐體操時候那個擴音器裡老頭的答數詞,把我們國家的小朋友當什麼了,小納粹嗎。還有運動會的時候要排排路對隨著軍樂行進,經過司令台的時候,要轉頭向台上的長官敬禮揮揮我們可愛的小手,臉還要笑喔。台上的長官也會虛應故事地向我們微笑揮揮手回禮,最幹的就是司儀的報告詞,充滿矯柔作做的朗讀捲舌口音「現在進場的是X年X班的小朋友,瞧,他們多有精神朝氣,這群國家的小棟樑,充滿了活力與朝氣,……相信他們今天一定會有非常好的成績。」其實我知道他們唸的內容更虛偽誇張,可我寫不出來,也不知道他們怎麼這麼能掰。這跟閱兵沒兩樣,是專制權威的象徵,虛應故事的制度教出說一套作一套的國民,不知道現在的小朋友還要不要這樣搞。 這裡的伙食比成功嶺的好的多,菜的種類更豐富而且料理精緻,不輸外面的簡餐,稱的上有「手藝」,這個藝字都出來了,就知道真的不簡單。水果也是多樣化,成功嶺只有西瓜,這裡有木瓜、橘子、紅龍果、香蕉,好開心。以前吃飯每天都聽梁靜茹,吃到我都想打她(以前那台音響晚上常常會自己撥放,恐怖哦)。現在雖然也是放流行樂,至少菜色也多變化。有次吃飯音樂在放五月天,到了擁抱那一首,就勾起我遙遠的回憶,高二那年,由於陰錯陽差的因素,我去參加校園歌唱比賽,那時我的配樂陣容還十分完整呢,一整組樂團幫我演奏,而且鼓手就是後來組了BB彈的那個。因為我很緊張怕忘詞,A竹在台下觀眾席悄悄的用肢體動作幫我「演」歌詞,但是我因為太緊張所以忘了看他的演出結果還是忘詞,雖然我表現的很濫,但是回憶起來總是快樂的。以前同學都是學美術的,現在週遭不知為什麼很多財經系的,上演財經科系的大團圓,討論著以前補習考大學的日子,那個教授怎樣的,統計學、會計學、什麼的科目,還有人討論買賣股票心得,讓我一個門外癡漢在門口乾瞪。 國軍每段時期會宣導不同的重點,交通安全總是榜上有名,長官很變態,不管是呈成功嶺還是光隆營區,他們很喜歡搞「血淋淋的教訓」,就是在明顯處張貼車禍慘死的民眾的照片,那些照片不只有紅色和肉色,往往都還帶有白色(骨頭或腦袋),遠看像是稀飯、豆花和龍眼打翻在路上。莒光原地的時候也在電視上「無預警」撥放。因為大學時候受過「特訓」,受的了,但是對於其他弟兄,這種教育或許太震撼了點。 國軍正積極朝募兵制轉型,除了每到一個新環境都有長官宣導外,在各個營區都隨處可見募集自願役士官兵的宣導,大至一整面牆,小至廁所的門板,其中最主力的宣導誘因就是薪資福利。不但薪資優渥之外,福利也很多、超多。我在想,不知道要幹什麼的人、沒投路的人還有缺錢想不開的人,實在應該去服役:隨便當個自願二兵月薪就快3萬了,每個月還有考績獎金,加上年終和優渥的退休金,還有其他貸款補助,水電費優惠等等等,官階更高就再加級,如果等不及升階就直接去做蛙人,月薪5萬起跳,好多好多好康,詳情上國防部網站去看吧。很多女性朋友知道了都說要去當兵,是啊多好賺。我們連上就有5個女士官。夢想開名車卻沒錢的也可以來當駕駛,軍用卡車是賓士的。 當兵要帶什麼:防蚊液:部隊都會付蚊帳,但是有時會臨時短缺,為了晚上睡眠品質,帶一罐吧。痱子粉:入伍前的歡送會,前輩送的,他們說一定要帶,我覺得還好,看個人是不是很會流汗。手電筒:有些部隊晚上很愛跳電,像成功嶺。洗衣粉或洗衣皂:新訓的時候還不用,會統一洗,下部隊就要自己來了。一點零頭、IC電話卡、手錶(最好是『精美贈品』那種所謂『酷炫電子錶』,比較不怕壞掉或不見)其他像手機零食香菸等等就等混熟部隊規定後就看個人選擇性偷帶了,打發時間的東西就看個人,我覺得書很好,在軍中一個人的閒暇時間,很適合讀書。而,在「中華民國」的國軍軍隊裡看著切˙格瓦拉的傳記(他是社會主義的革命家),是不是不太適合呢。好在現在的社會這麼的民主,在以前「共匪是萬惡的根源」的時代,我這麼做可是罪該萬死。 在部隊中看到換上便服要放假的人就好羨慕,看到要領退伍令的更是百感交集。說到假期,軍隊放假一般分為「腰八假」和「洞八假」,就是假日前一天1800放或是放假當天0800放。通常邀八假就是所謂的榮譽假,要有好表現才有。我們這裡的學長很隨性,已經一年沒放過邀八,都習慣了。可是我們很不習慣。 回家後,看著新訓時連上幫我們拍的相片光碟。第一次很難從背影分辨自己,大家都長的一樣。回顧大家從穿著便服進去到受訓結束的日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十分奇妙。自己很重視的點點滴滴有人幫忙攝影留念,我很開心也很珍惜,哪怕他們很多都糊掉了。看著這些穿的長的都一樣的阿兵哥,我真的覺得他們看起來好臭,但是他們笑的很燦爛,活像一團開心的大便。不論是新訓還是下部隊的各位弟兄,他們都好熱情的和其他人相處,我以為我是個活潑外向的人,但是我似乎比自己想像中的冷漠、不善交際。對於週遭的親人和朋友,我時常應該給他們多一點的溫暖或是擁抱,但是卻沒有,現在大家各奔東西各自努力,有些甚至再也見不到了。後悔沒有用所以我不想要後悔,但還是很後悔,以前的日子不會再回來,對於我應該關心卻忽略的大家,我感到很抱歉。 大學時候,11點夜晚才開始。自從當兵一個多月來,生理時鐘已經被調的很規律,10點就開始想睡,1點的時候早已稱不住,大腦勉強醒著,身體已經先睡著了。績了四天的假,上線之後果然朋友都覺得現在當兵很涼,說我一直在放假,我現在上線都會不好意思。以前人家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我最深刻的體驗就是當兵時候的休假,放飽了才有動力繼續回部隊當大頭兵。 這次和上次放假都在第四台看到報告班長系列的國片,以前我在想為什麼這麼久了的片還在放。但是當過兵的人,就會忍不住去看一下,覺得很有親切感。歷久不衰的東西,畢竟還是有觀眾群。除了裡面人與人之間的關西描述地很蠢,好像一群國中生在當兵。劇中的小兵也會私帶通訊器材,那時候還在用摳機…也是有人帶手機,還是黑金剛的咧,大的像通訊兵載運的設備,怎麼藏啊。現在的人要偷帶手機真是方便多了,這也算是現在當兵比較輕鬆的地方之一吧。 並不是說當兵都在涼,也還是會操,悶的時間更多,常常一件事做久了,「無聊」就會滿出來,簡直就想發瘋然後東西都丟丟掉,然後亂吠。我身處在一個不算操,也不算涼,挺無聊的單位。 不管是高中大學的時候,或者當兵休假時,每當有人問我都在幹麻,其實我真的說不上來,我總希望自己說出來的是一些不一樣的經歷,值得和大家分享的,是說出來讓自己覺得對的起自己,讓自己覺得這段日子活的夠精采對的起自己的一些事情。可是總是這麼平淡,每次面對過去我總是茫然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並且感到罪惡和愧疚。有時候我在想,我寫這些是不是很流水帳很蠢很無聊,但是又希望老了以後可以有東西回憶。高中的國文老師說,失意的人往往在回憶往事。我知道人不能活在過去,也不覺得自己個失意的人,可我很喜歡回憶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